fbpx

馬斯克入主 Twitter 真能讓 Twitter 豬羊變色?

最近在軟體工程師圈最熱的莫過於幣圈的 FTX 一夜蒸發的事件,另一就是馬斯克( Elon Musk )入主 Twitter 後旋風式的改革。 甚至 FTX 事件似乎還不如馬斯克入主 Twitter 引起的一連串網路瘋傳的員工抱怨文矚目。 馬斯克在 Twitter 執行的風聲鶴唳裁員、要求停止遠距上班、無法強力工作的請自行請辭、寫週報 ,甚至沒通過 Code Review 就被裁員等事件,都在社交媒體造成譁然,成為上演中的哈佛企管案例。

有人說他在做最壞的哈佛企管案例示範,還有人戲謔願意留下來的好像只有老印和老中,說真的,台灣的工程師對馬斯克的要求可能覺得還好,不過一下子看到身邊的同事都捲鋪蓋走路了,留下來的也應該會人心惶惶吧。尤其是那本來還以為自己應該沒什麼問題,曾被馬斯克拍着肩膀說“推特現在還很缺像他這樣的工程師”。竟然被 Code Review 後就不能訪問公司系統了(被裁員),感覺誰都有可能中槍出局。

但對於熟習作爲公司“外科手術”的創投來看,馬斯克的動作並非太過瘋狂,而是改造公司的標準動作。

這些標準動作包含 :

  • 與新團隊會面
  • 通過諮詢信任的第三方意見來評估新團隊的優勢和劣勢(馬斯克請進特斯拉工程師過來幫忙)
  • 重組團隊,提高期待標準,並解雇了一些工作不力的人。 標準的提高、文化的變化和重組往往會導致一些人退出。
  • 雇用符合自己標準的人(通常來自己的人際網絡),換血團隊的重要部分

對於接下每天會燒掉 4 百萬美金的 CEO,需要四天完成四年的事搞得團隊雞飛狗跳是可預見的。( Twitter 2012 年- 2021 年,只有 2018 和 2019 年是獲利的,其他年度都是虧損 )且如馬斯克這種不像 CEO 的 CEO,連技術都深入參與,過濾人才的標準可能更嚴格。不過在裁員時必須考量是否會讓團隊陷入危機。 如提供的服務是像開直昇機那樣,當你砍掉副駕駛,或換上了一個在正駕駛突然心臟病發無法馬上替補的副駕駛,這可能導致一整機的人摔機識別工作性質和一連串互補的相關人員後再做裁員,能讓團隊不至於因過度改造陷入崩解。此外,雖然每天燒錢迫在眉睫,剝奪大多數正常人需要的休息,人的認知和頭腦水準很有可能降低,讓整體狀況變得更糟。 雖然許多人批評馬斯克對員工拉緊神經的政策太過沒人性,但也有人分析以五到八年來觀察,Twitter 相較 Amazon、Meta 或 Cloudflare 等公司沒什麼進化也沒新增什麼產品線,人浮於事,但平均薪資相對其他公司優,是個相對比較安逸的工作場所。這可能是為什麼我們會看到馬斯克做這麼多讓人覺得違反今天 HR 守則的事的原因。 但我蠻肯定他對於 Twitter 未來願景的擘劃,包含他準備讓 Twitter 員工以後也能像 SpaceX 員工有員工認股權並定期兌現。

根據馬斯克與 Twitter 團隊的面對面談話,他希望 Twitter 能改變成 :

  • 更全球化
  • 更中立
  • 更有趣
  • 方便交流訊息也方便交流$
  • 無虛假身份的會員

對於無虛假身份的會員,馬斯克本以為用付錢卡關就能篩選掉假身份,匆忙推出每月美金八元的藍勾勾訂閱制,結果反而變成付小錢就可以偽裝大人物/有名公司的鬧劇,在推出兩天後趕快下架。目前看來他們會先要求企業認証身份。只是馬斯克要從認證會員收費,來彌補只靠廣告賺錢反而受制於廣告主意識形態的窘境( 失去中立 ),有可能嗎? (Twitter 在 2021 年的收入幾乎都仰賴廣告,廣告收入與其他收入比為4.5:0.5 )。 在某個程度 Twitter 是有本錢做這事的,Twitter 之所以吸引人是這平台已經是許多名人和大企業的發聲管道,不管是科技、政治、娛樂、運動界等。如果認證月租費可行,的確是大有穩定收入的機會。 且馬斯克特別雇用前 iPhone 駭客和自動駕駛汽車開發者 George Hotz 來修 Twitter 的搜尋,杜絕非 Twitter 會員可以搜尋到 Twitter 平台上的資訊。 這也將逼著想在 Twitter 獲取資料的任何人進入身份驗證會員計畫。

對於讓 Twitter 也能成為交流 $ 的管道,讓 Twitter 用戶能在上面將自己的創作變現,進而能做 $ 的交流,將是實現的情境。

在更有趣方面,馬斯克希望 Twitter 能讓人們覺得在上面花的時間是值得的,除了文字,他考慮加影片、圖像跟語音聊天。目前工程師被要求年底將 Twitter 於 2016 年下架的一款 6 秒短片 APP Vine 上線運作。許多之前 Vine 的愛用者引頸期盼,創作者認為 Vine 將是 Tiktok 的勁敵。

對於中立,馬斯克一入主就免職民主黨色彩鮮明的高級主管和與中國共產黨關係密切的 AI 顧問。人工智慧審查機制需要調整,這空窗期讓一些人認為線上霸凌會出現,廣告商覺得在這平台廣告風險重重而離開 Twitter,但相反也有更多不認同原本審查條件的人回歸及之前被禁的大咖(如川普)帳號都恢復了。

馬斯克分析 Twitter 的開發團隊除了美國, 很大比例在日本,且日本用戶的活躍度不亞於美國。未來 Twitter 的開發團隊會更分散到亞洲,市場發展也會更國際化。 ( 2021 年 Twitter 在美國與其他國家收入為 2.8:2.2 )

Twitter 在馬斯克的改造下,未來會豬羊變色嗎 ? 由 Twitter 的股價變化你可以看出端倪。

參考文章:

你可能會有興趣

不受 FB 演算法影響,歡迎透過 e-mail 訂閱網站更新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