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站長成長週報 006 – 要改變之前得先學會接受不完美的自己

這是 Soft & Share 對訂閱會員所推出的服務,站長 MaoYang 透過站長週報分享一週來的學習心得 ( 每週日晚上發表 )

這週站長學到了什麼?

這週我在 FB 塗鴉牆看到一個粉絲團分享了一個日本父親殺死自己兒子的殺人案件,而且還舉辦了投票活動 ,他想知道大眾對這個事件對於父親的判刑是判的太輕還是判的正好

我對這件事先不加以評論,但是這個殺人事件讓我聯想到兩週前在看的一本書 – 討厭的勇氣。這本書一開始沒多久就討論到的一個案例,我們就用這個殺人案件跟被討厭的勇氣中提到的案例來做一次 RIA 練習。

你可以先看完這個殺人案件的經過寫下你的想法然後再看我從被討厭的勇氣這本書擷取出來的對話後再比對一下先前寫下的想法。

Reading – 被討厭的勇氣中的一個案例


那位年輕人對於人可以改變是質疑的,他跟哲學家提到他有一個朋友,是個男生,他已經把自己關在家裡好多年,可是他不但想走出去,更希望能有一份工作。他『想要改變』現在的自己,那位年輕人跟哲學家保證他的朋友是絕對是個認真、能對社會有貢獻的人。可是他對走出屋外有一種恐懼感。只要踏出一步,就會開始心悸、全身發抖,大概是某種精神官能症吧。就算想改變,也改變不了

哲學家反問年輕人:你認為他無法離開房間的理由是什麼?

年輕人 詳細的情況我不是很清楚。或許是他和父母之間的關係,或是曾在學校或公司被別人欺負什麼的,導致他心理上有創傷吧。不,說不定剛好相反,可能是小時候太受寵愛之類的。總之,我對他的過去或家庭狀況知道的並不多。

哲學家 不論是哪個,你的意思是說,這位朋友的「過去」因為某些「原因」造成心理創傷,導致他現在走不出去,對吧?

年輕人 當然。有原因才會有結果啊。有什麼好奇怪的?

哲學家 那麼,我們假設他走不出去是因為小時候的家庭狀況好了。在成長過程中遭到父母家暴,在不知道什麼是愛的情況下長大成人。所以,不只對於和別人互動感到恐懼,也無法踏出房間一步。這是有可能的吧?

年輕人 很有可能。這樣應該會造成嚴重的心理創傷吧。

哲學家 然後你說「有原因才會有結果」,也就是說,過去所發生的事(原因)決定了現在的我(結果)。我可以這樣解釋吧?

年輕人 當然。

哲學家 好。如果真如你所說的,「過去」發生的事決定了人的「現在」,那會不會有點奇怪? 難道不是嗎?除非所有在父母凌虐下長大的人,都跟你的朋友一樣把自己關在家裡不出去,否則就說不通啊。過去決定現在,原因支配結果,不就是這麼回事嗎?

年輕人 ……您到底想說什麼?

哲學家 如果只聚焦在過去的原因,想用它來說明一切的話,就會落入「決定論」的框架中。也就是說,過去所發生的事已經決定了我們的現在和未來,而且無法動搖。不是嗎?

年輕人 您的意思是,和過去沒關係嗎?

哲學家 是的。這就是阿德勒心理學的立場。

年輕人 原來如此,彼此的對立點馬上就顯露出來了。可是老師,如果照您剛剛說的,難道我那位朋友是無緣無故就變得走不出去嗎? 因為您認為這跟過去發生的事毫無關連。不過不好意思,我認為這是絕對說不通的。他會把自己關在家裡,背後一定有什麼原因,不然要怎麼解釋這一切?

哲學家 嗯,的確無法解釋。阿德勒心理學認為,應該追究的,不是過去的「原因」,而是現在的「目的」。

年輕人 現在的目的?

哲學家 你的朋友並非「因為不安,所以無法走出去」; 要反過來想,是因為「不想走出去,所以製造出不安的情緒」

年輕人 啊?

哲學家 意思是,你的朋友先有了「不要外出」的目的,為了達成這個目的所採取 的手段,就是製造出不安跟恐懼。阿德勒心理學稱為「目的論」。

年輕人 開什麼玩笑!製造出不安跟恐懼? 那麼老師認為我朋友是裝的囉?

哲學家 不是裝的。你朋友在當下所感受到的不安或恐懼都是真的,有時候甚至會嚴重到頭痛欲裂,或者產生劇烈的腹痛吧。 不過這些症狀都是為了達成「不要外出」這個目的而製造出來的

年輕人 怎麼可能!這種說法也太詭異 了吧。

哲學家 不,這就是「決定論」和「目 的論」的不同。你所說的一切,都以「決定 論」為出發點。我們若一直抱持著這個觀 點,連一步都無法向前邁進

心理創傷並不存在

年輕人 既然你這麼肯定,那就請再詳細說明一下,「決定論」和「目的論」究竟 有什麼不同?

哲學家 舉例來說你因為感冒發高燒去看醫生,結果醫生從頭到尾只跟你說,你會感冒是因為昨天出門穿太少了。這樣能滿足你嗎?

年輕人 當然不能。不管感冒的原因是穿太少還是淋到雨都不打緊,問題在於「發 高燒讓我很不舒服」這個事實和症狀。既然是醫生,就應該開藥或打針,提供專業的處置,好好幫我治療才行啊。

哲學家 但是那些從決定論出發的人,例如一般的諮商師或精神科醫師,都只會 說:「你現在所受的痛苦,是因為過去的某件事。」然後安慰你說:「這不是你的錯。」 就結束了。可以說,有關心理創傷的討論等等,都是決定論的典型。

年輕人 等一下!老師,所以您否定心理創傷的存在嗎?

哲學家 我堅決否定它的存在。

年輕人 天啊!老師您 ,不,阿德勒他真的是心理學大師嗎?

哲學家 阿德勒心理學明確否定心理創傷。這是相當嶄新而劃時代的論點。的確,佛洛伊德對心理創傷的論述是非常吸引人的:心裡背負的傷痛(創傷)造成現在不幸的遭遇。把人生當成一部「曠世巨作」來解釋。這種因果定律相當簡單易懂,戲劇性 的展開更讓人揪心,有難以放手的魅力。

不過,阿德勒在否定心理創傷的相關論述中是這麼說的:「無論任何經驗,它本身並不是成功也不是失敗的原因。我們不要因自身經驗所產生的衝擊(也就是心理創傷) 而痛苦,而要由經驗中找出能夠達成目的的東西。不要由經驗來決定自我,而是由我們賦予經驗的意義來決定。」

年輕人 找出能夠達成目的的東西?

哲學家 沒錯。請注意,阿德勒認為,決定自我的不是「經驗本身,而是「賦予經驗的意義」。比如遭遇重大災害,或是幼兒時期遭受虐待之類的事,它對人格形成不是完全沒有影響,影響還是很大。重點在於,並不是因為發生了這些事就一定有什麼 樣的結果。我們是藉著「賦予過去的經驗什麼意義」來決定自己的一生。人生不是別人給的,是我們自己。

年輕人 這麼說,老師認為我朋友是自願把自己關在房裡的?是自己選擇的囉?別開玩笑了。他不是自願的,是被逼的,他是迫不得已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哲學家 不對。假設你朋友認為「自己因為受父母虐待,所以無法適應這個社會」,那是因為他心中有一個希望如此想的 「 目的」

年輕人 什麼樣的目的?

哲學家 近在眼前的一個目的,就是 「不要外出」啊。為了不要外出,製造出不安與恐懼的感受。

年輕人 為什麼不想走出去呢? 這才是問題所在吧!

哲學家 那就想想看,如果你是父母,自己的孩子關在房裡不出來的話,你會怎麼 樣?

年輕人 當然會擔心啊。 怎樣才能讓他重返社會? 怎麼幫他恢復精神? 還有,自己 教育孩子的方法是不是有問題?我一定會認 真思考,用盡一切努力幫他回到人群

哲學家 問題就在這裡。

年輕人 哪裡?

哲學家 只要不出門,一直關在房裡的話,父母就會擔心,就可以得到他們所有的 關注。他們會像對待身上的腫瘤一樣,非常小心謹慎地對待自己。

相反的,一旦從家裡走出去,他就會變成誰都不會多看一眼的「大多數人」,一個被陌生人包圍、平凡的「我」,甚至是遠不如其他人的「我」。於是,再也沒人會認真地對待…..這種例子在繭居族中算是很常見的

年輕人 要是依照老師的邏輯,我朋友 已經達成「目的」,而且對現狀感到滿足,是嗎?

哲學家 他應該還是會有所不滿,也說不上幸福吧。但是,他依照「目的」而採取了行動是事實。不只是他,我們每個人都會因為某些「目的」而活著。這就是目的論 。

年輕人 唉呀,這實在讓我難以接受。我朋友其實是…….

哲學家 好了,你朋友的事我們再這麼繼續討論下去也不會有結果吧?而且當事人不在,這樣也不太好。我們再想想其他例子


I – 要改變自己之前要先學會接受不完美且真實的自己

我在看這段對話時,先想到的是-我不是那位不敢出門的年輕人的朋友,這種問題並不會發生在我身上。

但是看到最後那位哲學家提到的阿德勒心理學目的論,我逐漸地投射到那個隱藏在內心中不完美的自己

這段對話讓我思考的幾件事

1 壓抑自己內心的想法反而讓我們不願意去面對自己行為背後的真正目的

我在上 Zen 大開設的寫作課裡面有提到寫作時不要忽略心裡想到的黑暗面,當然他的意思並不是要你去投向黑暗,我的理解是寫出心裡想到的黑暗面,有時反而會有 “釋放” 的作用,而不是去壓抑這些想法。寫出來才有辦法檢討。

如果我告訴你繼續閱讀被討厭的勇氣,這位年輕人跟哲學家對話的結論是 – 我們當下的不幸其實都是自己造成的,甚至我們內心有一部分的想法是害怕 『成功』的我第一次閱讀到這些文字內心是震撼的 ,你有可能也不太能接受這種想法

我們從小就被教育成高道德取向,凡事都要往正面的方向思考,我們往往不太能接受那個不好的自己跟有缺點的自己

人的內心應該是渴望 “成功” 怎麼會害怕成功呢?這種講法看似矛盾,但是我經過自我察覺後發現這是真實的,我現在比較坦然面對這種矛盾,我害怕成功內心有一個很深層的目的性 – 我希望維持我對自己生活的控制度,也就是自由度 ,我過去有好的商業想法,可是卻沒有去找股東,集資去實現這些想法, 最後只是徒增感慨,這種不幸不就是自己的內心的目的性造成的

一旦我理解我內心有一個因為害怕去做某件事背後的目的性後,我也比較能去思考我如何去改變,要如何 Trade Off ( 權衡 )

2 面對內心的黑暗面,才能誠實面對自己,並改變自己

我為何不敢/不想去做那件事?是因為我懶?是因為我害怕?是因為我能力不足?

我為何不敢/不想背後的目的是什麼?那個答案很可能是你不願意面對真實的自己,但是如果你要改變必須去真實的面對這些殘忍的答案

3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 我們在看這些案例時,大部分時間是以旁觀者的角度在看這件事,但是我如何自我察覺?

在看被討厭的勇氣你是在看一位年輕人跟哲學家的對話,也就是說我們是在以旁觀者的角度在看,那些案例不是我們自己 ,我們在看別人的問題時往往可以提出一籮筐的問題與建議,但是面對自己的問題時往往乏善可陳

4 所以我們要如何去覺察自己那個內心真正的自己呢?而且最好不要透過旁人來告訴自己

我目前採用的方法是 – 保持閱讀與寫作習慣 ,閱讀這個行為可以幫助你或提醒你當下沒有想到的事,寫作紀錄自己內心的想法( 記得 – 不要去考慮道德,黑暗面的問題 ) 寫作寫給自己看就好

如果你有這兩個習慣,其實察覺到自己真實目的性的黑暗面,也不會不好意思,這件事其實只有你知道。

5 阿德勒的目的論難道就完全代表人的心理狀況?

前幾天剛好遇到內人的學姊,她本身就是一位心理學博士,在聊天時我們聊到現在過動兒,燥鬱症這些心理疾病越來越常見,她倒是提到一些我在看被討厭的勇氣這本書我沒想到的觀點

  • 環境荷爾蒙、或是大腦的疾病影響行為 ,可參考這篇,裡面提到大腦長瘤竟然影響到嗅覺
  • 生理會影響心理狀況 – 例如你身體狀況好跟身體狀況不好時,你在做一件事的動力跟投入狀況一定也不太一樣
  • 基因也會影響 ,有興趣可參考天生變態這本書

所以我對阿德勒心理學目的論的看法是- 這是多數心理狀況中的其中一項重要原因,但不能代表全部狀況。

一個我隱藏多年的秘密

最後跟你分享一個我隱藏內心多年的秘密 – 也許你看了會覺得好笑,但這確實是當年我在做一項選擇時考慮到的一個原因,有些跟我比較熟的朋友問我為何會做出那樣的選擇,我也說不出的所以然,說不出所以然並不是我不知道,而是覺得沒必要把這件事說的很清楚,但是看了被討厭的勇氣後,有些事情,我也比較能去面對與表達。

當年我高職畢業重考了一年,那年我考上了國立彰化師範大學的機械系( 這是獨立招生考試 ) ,四技跟二專聯招我的第一志願填的是台灣技術學院機械系( 目前叫台灣科技大學 ) ,如果我按照志願填是可以進入台灣技術學院纖維紡織機械系 ,但是我跳過了纖維紡織機械這個選項( 有老師跟我講那是夕陽工業 ) ,所以第二志願填國立台北工專機械科自動控制組,很不幸,沒上第一志願,落到第二志願。( 這是個很奇怪的聯招考試,大學跟專科竟然放在一起填志願 ) 。

我想大部分的人遇到這種狀況都會選 –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這個選項,但我最後卻選了國立台北工專這個選項,當時做這個選擇差點引起家庭革命,我的父親一直不理解我怎麼會做這種選擇?快快樂樂念 4 年大學不是很好嗎?

講一下我內心的黑暗面 – 讀師範大學最後要去當老師,當老師有什麼不好?

當老師很無聊,要不斷地教重複的知識,還有 “老師” 這個社會地位,大部分的人應該都會認為老師要有比較高的道德標準,但是我自認為我並不是那種道德標準很高的人,萬一我做出不符合社會期待的行為,那我該怎麼辦?還有台北的花花世界有趣多了,彰化是個多無聊的地方

當年我 18 歲,我也不知道為何會浮現這些想法,但是在當年要我把這件事講出來,我還真是難以啟齒 😛 ,也許我當年應該找一位師長好好聊一聊我內心的困擾,但是你覺得這是一件容易的事嗎?

A : 行動

看完了以上被討厭的勇氣中的對話,還有我的引述,接下來就交給你做自我的練習

  • 你有想過你不想去做某件事背後的原因?是不喜歡?還是害怕投入後帶來的其它效應?
  • 你現在知道了阿德勒心理學的目的論這件事,你會採取什麼行動
  • 如果你已經是為人父母,你發現自己的小孩也有那位年輕人的朋友狀況( 不願意面對社會的挑戰 ) ,你會採取什麼行動? (被討厭的勇氣這本書也可以找到建議參考,關鍵字 : 課題分離)

結語

今天分享的只是被討厭的勇氣中的一小部分,這本書還有提到很多想法很值得深思,我很推薦買來看,然後大家可以提取書中值得討論的片段來使用 RIA 閱讀法或練習便利貼閱讀法自行練習,相信你會有很多收穫

Comments are closed.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