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每天改變一個觀點] 文章選讀 069 為什麼創業時機就是一切

藉由每週的文章選讀改變 4 個觀點,是逐漸改變大腦慣性的最佳方法!

每週一到週四我們會選讀實用,有啟發性的文章,並摘要我們看到的重點筆記。週五我們會彙整一個週報,讓你在週末方便回顧這週的文章選讀

原文連結:Why Startup Timing is Everything

為什麼選讀這篇文章?

如何在對的時機推出產品可以事半功倍,藉由市場的推力,成功的機率會高很多。這篇文章使用了「臨界質量 Critical mass」的理論解釋為何有些產品可以一推出就席捲市場,都跟這個「臨界質量 Critical mass」有關

[會員服務]文章內容重點筆記

✍溫馨小提醒:這篇文章有長,雖然我全部翻成中文,建議可以先看文章的大綱和我標黑體的重點,快速掌握這篇文章的內容後再看細節。最近我使用這個方法看書,效果也不錯。


在核子物理學中,產生自我維持的核連鎖反應所需的最低量裂變材料被稱為臨界質量。這個概念是,在複雜的系統中,超過一個臨界值就會突然引發強大的、自我維持的變化。

從我自己創辦公司投資公司的經驗來看,這是個無可辯駁的定律,我也用於創業公司。太早進入市場,無論創始團隊多麼強大,你都可能被困在這裡,等待永遠不會到來的一天。進入太晚,你就會和規模更大的現有企業打一場艱苦的戰鬥。在創業公司中,時機就是一切

為了幫助更好地理解創業時機,我們開發了一個框架,我們稱之為創業公司的臨界質量理論。這是一個產品或市場快速轉型的臨界點,似乎在一夜之間就能實現。創業機會的臨界點,當有三個前提條件的最低門檻時,就會到來。

  1. 經濟推動力
  2. 技術可行性
  3. 文化接受

創業公司的臨界質量理論

The Critical Mass Theory of Startups

作為創始人,你通常無法控制這三個先決條件,它們都是外部環境。但是,透過了解它們,以及它們匯合的力量,你可以發現新的創業機會,如何安排資源分配的順序,並決定你的創業公司自己的命運。

先決條件1:技術可行性

把握好時機的一個關鍵因素是技術可行性的預先存在。虛擬助手(Alexa)、串流媒體服務(Twitch、Netflix)、乘車服務(Lyft、Uber)和可穿戴裝置(AirPods)分別沒有低延遲語音辨識、智慧手機、藍芽和感測器等技術是無法實現的。

對於創始人來說,走在時代的前面就等於錯了。而如果一家創業公司在沒有正確的扶持技術結構的情況下進入市場,他們就不可能在現有的跑道上獲得牽引力。我們在許多偉大的創始人身上看到的是對新興技術發展軌跡的清晰理解,以及這些技術何時處於轉型的邊緣,從而實現產品體驗的變革。

先決條件2:經濟推動力

創始人有一種天性,就是不斷尋找更好的做事方式;保持在技術的前沿。同時,領先的創始人有遠見地密切關注經濟趨勢。經濟的推動力可以創造新的機會,比如當提供產品或服務從無利可圖轉變為有利可圖時,或者當以前的小眾市場從小眾轉變為重要市場時。而如果你沒有觀察經濟趨勢,並將其應用到你的創業公司正在解決的問題上,你很可能會錯過巨大的機會。

其中一個表現就是根植於規模經濟。當原本昂貴的東西變得便宜時,就會產生一種經濟動力,可以撼動主流的採用。例如,off-grid 裝置只有在太陽能電池板的成本下降後才會真正擴散,從而使全新的產品得以實現。特斯拉和電動汽車變得更加可行,一旦手機熱潮推動電池價格下降。而同樣的處理能力成本的降低(摩爾定律)為智慧手機革命創造了機會。

這種動態的反面–當曾經便宜的東西變得昂貴,比如教育或託兒所,也會創造新的市場機會。

價格膨脹也是如此。昂貴的有線電視訂閱和唱片專輯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Netflix、Spotify 和 Hulu 等串流媒體公司的崛起。合同工的高額、不靈活的成本和部分經濟領域的工資成長停滯,催生了gig 經濟和 TaskRabbit、Postmates 和 DoorDash等創業公司。

而一些宏觀經濟力量–比如經濟衰退–創造了共享經濟。Airbnb 和 Lyft 在金融危機後的幾年裡冒出來並不是巧合。

先決條件3:文化接受

我們與技術的互動方式變化很快。隨著行為的變化,一個市場類別的生存能力也會發生變化。

創業公司往往受益於他們的前輩所做的重任;先驅者們改變了文化規範,後來也改變了行為。從部落格和vlog平台的推出,到Facebook和 “自拍 “文化,經歷了20年的文化重新規劃造就了 Instagram 的成功。Instagram的前輩們將集體良知從 “陌生人“推到了一個接受並實際上必須要進行線上分享的地方。

文化接受度似乎是一種無形的東西,但它是臨界質量等式的重要組成部分。此外,文化的轉變可能會導致監管的變化,這可能會對特定類別的可行性產生巨大影響。例如,現在最高法院推翻了聯邦禁令,線上體育賭博類別的可行性大大提高。這一裁決必將推動大量的創業和投資活動;就在上週,Fanduel被一家歐洲博彩公司收購。大麻新創公司的崛起是最近的另一個例子,據說這是一個90億美元的市場。

臨界質量的終極案例研究:iPhone

The Ultimate Case Study on Critical Mass: iPhone

在你建構之前,瞭解所有的好時機至關重要–看看Palm Pilot就知道了。考慮一下iPhone之前的所有創新產品。從上世紀90年代末到2000年代初,Palm Pilot創造了大量令人驚歎的新技術。然而,回過頭來看,他們的成就只不過是技術可行性而已。Palm Pilots 可以獲得許多核心技術,這些技術為今天的行動公司提供了動力:觸控式螢幕、處理器、寬頻網際網路和行動作業系統。

那為什麼我們不都用 Palm Pilots 呢?

Palm Pilot要想真正起飛,需要兩個關鍵的外部環境:行動電話基礎設施(技術可行性)和iPod革命帶來的行動數位裝置的廣泛採用(文化接受)。

當行動電話基礎設施在2007年左右達到臨界質量時,同樣的核心技術在Palm Pilot裝置上翻雲覆雨了十幾年,幫助把蘋果公司推向了地球上最有價值的公司。

但我們難道不能把蘋果的成功歸結為產品創新和使用者體驗方面的天才嗎?

這些無疑是至關重要的因素,iOS的平台網路效應也是如此。但蘋果經歷如此巨大的成長的真正原因是他們看到了臨界質量。蘋果進入行動運算市場的時機恰到好處–在智慧手機革命的前夜,憑藉產品和行銷的智慧創造了一種文化現象。

能夠在臨界點實現規模化的公司將獲勝,這正是蘋果在iPhone上所做的。亞馬遜在電子商務上做到了這一點,谷歌在搜尋上做到了這一點,歷史上幾乎所有其他品類定義的公司也都做到了這一點。

這就是先發優勢(或後發優勢)正規化的錯誤之處。重要的不是你比你的競爭對手絕對地早還是晚,而是誰進入市場最接近臨界點。在這個點上,技術、經濟和文化力量可以結合起來,使創始人實現爆炸性增長。


🔥 如果你喜歡我們策展的文章,歡迎支持我們加入我們的 Soft & Share 友情贊助訂閱

相關線上課程


幫我們個小忙!

使用 e-mail 追蹤 Soft & Share

Image by Jonas KIM from Pixabay

Comments are closed.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