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長成長週報 018 -懂了大腦的感知原理,你也可以有賈伯斯的「現實扭轉力場」能力 8/10

這是 Soft & Share 對訂閱會員所推出的服務,站長 MaoYang 透過站長週報分享一週來的學習心得 ( 每週日晚上發表 ),先前發表的站長成長週報請參考這裡

[筆記]第八章讓隱形事物現形

「影響深遠的問題,以及那些問題掀起的革命,源自推翻舊假設,建立更為理想的新假設。然而,問題在於我們通常看不見自己為什麼做了某些事。前文提過,型塑著知覺的假設,通常就像我們賴以存活的空氣……看不見,也因此我們問「為什麼」的時候,很難知道要從哪裡問起,又要針對哪些事來問,也因此我們將在本章學著看見看不見的事物。」

測試你「看不到」的可能性

有一根蠟燭、一包火柴、一盒圖釘。各位的任務很簡單:請利用圖中的東西,將蠟燭固定在牆上,接著點燃蠟燭。這個問題被稱為「鄧克的蠟燭問題」(Duncker’s candle problem),先不要偷看答案。請注意,此處設定盒中圖釘的長度不足以刺穿蠟燭。

「儘管「正確」答案(可能性空間中的 X)客觀上來講很簡單,多數人花很長時間才找出方法,甚至完全找不到。這是否代表我們這些人就是沒創意,無法將兩個不同的概念連在一起,無法完全進入「無意間幸運發現創意的神祕過程」?這是否代表我們缺乏創意基因,只有少數幸運兒才做得到思想的大跳躍?」

「別忘了,你的可能性空間地貌,由你的假設決定。上述圖的繪製方式是為了帶來某些假設,讓你腦中的某些活動模式(吸子狀態),比其他模式更可能出現。」

✍我必須坦白這個問題我想了很多可能性組合,但還是想不到,看到這個問題也讓我想到以前唸高中時有一個很熱門的美劇 – 百戰天龍,故事中的主人翁馬蓋仙總是可以把身邊不相關的東西組合成可以制服敵人的武器,這也是這部影集受歡迎的地方

書中還有另一個視覺實驗也是在測試我們大腦天生中既有的假設

「在這個看似立方體的結構中,上方的面顏色較暗,下方的面較亮,中間還有漸層。請注意──你不一定意識到這件事──上下兩個面的位置安排,以及中間的漸層,顯示光是從上方照下。這裡要注意的是,由於在人類的演化地點「地球」,光同樣也是由上方照下,我們的大腦,天生就存在這種源自大自然的假設。

「重點是讓上下兩個面的中間呈現漸層,使這張圖符合人類大腦的假設,啟動那個特定「鐵軌」,使你感到自己看見兩個亮度不同的面。」

上下面的顏色其實是一模一樣

✍書中作者有建議,你可以把這張圖倒過來看,使視覺刺激不符合由上照下的光,此時錯覺感就沒那麼強烈,因為這下子視覺刺激比較不符合你心中的光照假設。

這個實驗也告訴了我們人類習慣用「順向」的思維去看一件事,不太習慣用「反向」的思維來觀察事物,這也是讓自己變得更有創意的關鍵之處

「如同你看不見立方體表面的基本物質實相,你也看不見蠟燭挑戰真正的解法……因為你看到的東西,其實是依據你的假設構成的可能性空間來講,最可能發生的感知。」

✍所以想不到答案不要太難過,好消息是我們大腦假設構成的「可能性空間」是有方法可以改變的

改變任何事物的假設,發現不一樣的可能性

「假設限制住我們有可能看到、考慮到與想到的事物。探索後者此一可能性的方法,就是花點時間,試著在心中找出自己對圖中的每一樣物品,抱持著哪些假設。」

「你對圖釘有哪些假設?你對火柴盒有哪些假設?你對於蠟燭本身有哪些假設?清楚說出那些假設,甚至寫下來。為什麼你覺得圖釘有 A 功能,而不是 B 功能?接著這個問題之後,再問下一個問題……再問下一個……一直問一直問,問的過程之中,你會開始即時看見自己看待事物的方式。

「以這種方式問為什麼很有用,除了可以挑戰假設,也能找出假設,使你能在同一時間,在腦中同時想著數個現實,甚至是相互矛盾的現實,接著加以評估。好了,這下子是否出現不同的可能性?」

✍想到了這句話 – 同時保有兩種截然相反的觀念還能正常行事,這是第一流智慧的標誌 – The Great Gatsby

「我們的創意被堵住,不曉得如何解決蠟燭問題,背後的原因不是因為每個人天生的「連結不同概念的能力」不同,而是人類這個物種,天生傾向於「看不見自身感知行為的成因」。」

「這點是我們無法以不同方式看事情、無法跳脫無聊傳統觀點的最大障礙:我們看不見假設,它們也看不見我們。這種有偏誤的盲目,帶來了我前文提到的「不的物理法則」。」

✍這件事也說明了為何「追隨我們的熱情」這個建議有迷思,追隨我們的熱情有時候只是在做自己擅長的事情,當我們在追隨自己的熱情遇到瓶頸時,不妨想一想是不是也遇到了盲點,嘗試一下從另一方面去突破。多給自己一些選項,不要讓自己陷入「非做不可」或是「二選一」的兩難處境,多一些想法,可以找到更好的出路。

「說「不」的人,不一定知道為什麼自己拒絕,只是他們先前在類似情況下都一律拒絕,也因此表現得像是自己的感知有如恆久不變的自然法則,進而不可能一直問問題,直到獲得洞見(察覺自己的假設)。」

✍下次遇到自己不喜歡做的事情時,說「不」之前可以再多想一下如果說「Yes」會發生什麼事?

今年年初我在上過好人生學這門課程還學到一個簡單的提問-「如果不做這件事會怎麼樣?」這個提問很適合你當時間不夠用,又要做很多事情時做一些工作取捨時的自我提問

無論是習慣拒絕或是「不做這件事會怎麼樣?」都是在讓自己的大腦逆性思考,讓自己看到另一面的可能性,為了自己會混淆這兩種思維模式,當我在說「不」之前,我會再想一下,說「不」時是順應自己的大腦不喜歡做那件事還是在為自己輕重緩急的工作做取捨

無常讓我們感到焦慮,穩定不變讓我們感到安心

「我們由自己的假設組成,為什麼我們依舊對許多關鍵假設視而不見?到底要怎麼做,才能不斷發現自己的假設,喚醒沉睡的創意?從宗教狂熱,一直到日常的偏執,這樣的盲目帶來太多破壞,我們如何能解決這種概念上的盲目?」

「我們經常看不見自身假設的主要原因,在於大腦傾向於把自己看成穩定不變。

「如同認知科學家布魯斯.胡德(Bruce Hood)所言:「我們是我們這個人的故事──我們的大腦所建構出來的敘事。」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就跟我先前帶大家看的光影錯覺圖一樣,顏色的明暗度會隨著周遭事物改變。我們的假設──以及隨之而來的個性──在不同日子、不同地方、不同人身旁會跟著變。然而我們很少從這樣的角度看待人生,因為無常使我們感到焦慮。

使用不變的「平均值」做行銷的失敗案例

「Google 與臉書要的不是資訊本身,因為我們也知道,原始資料就和落入視網膜的刺激一樣,不具備意義。Google 與臉書想知道的,其實是為什麼你搜尋了某樣東西,由關鍵字的語義負責解答。

「矽谷目前的發展重心,有很大一部分放在贊助找到特定人類假設資料的企業。」

「這股浪潮從數十年前的「精準行銷」(targeted marketing)就開始了,其實就是利用某個人的偏見來販售商品,然而要是不曉得那些偏見是什麼,不可能做得很成功……你得知道別人的「為什麼」,也因此許多公司自然而然採取另一種做法:把消費者當成不受周遭情境影響、不會變化的一群人……就好像我們是一群平均值。」

「公司採取這種做法,是因為找鑰匙的時候,這是被燈照亮、有辦法測量的一段路,然而所謂的「有辦法測量」,本身有其限制,而且基本上不符合群體生活的現實。

「舉例來說,如果你正在談戀愛的對象,把你當成一個擁有一般平均假設的人,你會有什麼反應?此外,想像一下,另一半給你平均程度的愛,花平均時間與你相處,每週以平均次數、以平均的方式和你擁有平均表現的性愛,並且分享平均程度的感受,接著在平均年齡抵達里程碑,結婚生子(但生下的孩子最好不是平均數量,要不然會有零點幾個孩子)。」

✍看到了這邊想起了一本書 – 終結平庸:哈佛最具衝擊性的潛能開發課,創造不被平均值綁架的人生

哈佛教育學院陶德‧羅斯博士,提出一個衝擊性的觀點:「平均值根本不存在現實生活裡。」然而,我們幾乎從出生開始,就不斷被標準給綁架。我們都不想平庸,卻拚了命想達到平均值,因為想比別人好,必須先跟別人一樣。

早期的蘋果電腦推出一系列的 Think Different 文案,當時能掌握到這種洞見超前了終結平庸這本書好幾年

「然而,這在長期來講也是一種好策略嗎?絕對不是。在世上與他人互動時,把人們當成不會改變、可測量的「平均值」,可能會有糟糕的結果。」

「二〇一四年時,內衣廠商維多利亞的祕密(Victoria’s Secret)在英國展開主題是「完美身材」的宣傳活動(The Perfect Body Campaign)。一如往常,雖然廣告的目的是讓顧客看了想買,新內衣產品線的廣告照片上,卻是三圍傲人但又瘦如紙片的超級名模,多數潛在顧客自慚形穢。維多利亞的祕密原本希望這系列的廣告推出後,民眾將「嚮往」自己能變成那些模特兒,瘋狂搶購,然而憤怒的女性同胞,展開反維多利亞的祕密的運動。」

「維多利亞的祕密未能針對潛在顧客真正的自我認同做行銷不過更重要的是,公司未能針對潛在顧客「心中認定的美」來做行銷,沒顧到民眾有各式各樣的身材與氣質。維多利亞的祕密只訴求單一的美麗概念(通常是理想版的「平均」美女),沒照顧到人們多元的個人生活,也沒照顧到大眾對於「美」的看法其實很多元。」

「維多利亞的祕密所犯的錯,不在於廣告放上「辦不到的身材」,問題在於公司自以為知道顧客的可能性空間由哪些假設構成……以為女性全都想要擁有同一種「完美的身材」,但其實她們不想。那種身材是辦不到的事,所以消費者要的是感受到品牌反映出她們自身的獨特之處,而不是被品牌拒於門外。

✍如果你有在做行銷,維多利亞的祕密這個案例是一個值得記錄下來的啟示,行銷人員最容易犯的錯誤是去假設客戶需要什麼,而不是讓他們自己發現自己需要什麼,理論上透過使用者主動搜尋到的商品資訊購買意願會比較高,但是 Facebook 廣告興起後,靠著 Facebook 對使用者的喜好去塑模, 使用者變成被動去接收這些廣告。不過有一種廣告追蹤技術還蠻厲害的,當使用者用關鍵字在 Google 搜尋後,會在網站的 cookie 留下紀錄,回到 Facebook 後相關的廣告就出現了,盡管廣告科技這麼厲害,還是要注意文案上要讓使用者去發現自己的需求

「維多利亞的祕密似乎不懂消費者的可能性空間,或是不懂每個人身處的情境不同,可能性空間會因人而異。」

人其實不了解自己

「企業如果想要真正了解自家顧客,應該少放一點注意力在一般的市場研究法,例如焦點團體和問卷。此類方法只有在穩定不變的環境中才可靠,以及當消費者,嗯,不是人的時候,才會結果一致。」

「人類除了反覆無常,還不了解自己。社會心理學家所做的研究已經證實,人們給出的答案不真實的程度相當驚人。研究證據顯示,人們的答案反映出他們想當的人,而不是他們本人實際的情形。此外,有時人們會隨意填答,甚至因為給了假答案而竊喜。」

✍看起來做問卷調查用處有限

「這就是為什麼必須在「我們的自然棲息地」做研究,也就是人們依據連帶的後果(可能微不足道,也可能事關重大)、真正做出決定的地點,也因此較為可靠的方法是研究人們的行為,而不是研究他們事後回想才做出的解釋。」

「有關於感知的實用原則是如果你想了解人類,或是人類製造的情境,你需要知道他們的假設,但不要直接問他們!此外,如果你想了解自己,有時最好的方法是問別人。研究已經顯示,旁觀者清,比起我們自己,別人更有能力預測我們的行為──以有用的方式預測。」

看清自己的方法

「不過,我們的確有重要的內建方法,有辦法看清自己……有辦法不把自己當成「平均值」,來點腦筋急轉彎,提出問題。」

「是什麼方法?答案是「情緒」我們需要知道的一切,「感受的生理學」通常能告訴我們。情緒很重要,因為我們的情緒(與其他事)是指標,或是「代言人」,透露出我們對於自己的假設(例如有的人得知迷幻藥物對個人生活有正面影響的資訊時,可能會發生的事)。」

「我們進入任何情境時都有預期。大腦會獎勵你預測未來的能力(包括預測他人行為),方法是在皮質的不同區域,釋放帶來良好感受的化學物質。然而,萬一預測錯誤,你將心緒不寧:你感受到負面情緒,你的感知充滿隨之而來的感受弄錯假設代表你的可能性空間裡不存在有用的預測感知。

「因此,你碰上衝突時(與自己、他人、世界發生衝突),你感受到的負面情緒,只不過是反映出現在發生的事不符合你認為事情「應該」要怎樣才對;也就是說,現在的意義,不符合過去的意義。」

✍不符合預期是人感到不幸福的原因之一 – 哈佛幸福課

「值得注意的是,你進入一個情境時,如果清楚意識到自己的假設,就算最後的結果不符合假設,你的情緒反應不會那麼激烈,因為你一開始就知道,究竟是哪些原因造成你那樣看事情。

「某個人會感到開心或不開心。此一研究發現的基本關鍵是「事件是否符合預期」。」

「期待某個事件符合期望,將在你期待的過程中,改變你的快樂程度……直到你實際體驗到那件事。快樂本身,通常來自預期一件事會發生,因為多巴胺(大腦中眾多物質中的一種神經傳導物質,與正面感受相關)會在預期正面事件時飆高,接著在事件的實際發生期間回落。」

✍人對於「快樂」是永遠不會滿足的

從暈船的原理得知情緒的作用方式

「暈船的原因是我們的兩種感知起衝突。我們的眼睛,跟著我們身邊的船一起動,等於是在告訴大腦:「我們站著不動。」然而,由於我們的內耳接收到的訊息是我們在動,內耳告訴大腦:「不對,我們絕對在動。」大腦中的前庭與視覺系統相互衝突,大腦碰上不確定的狀況,而大腦對於這個內部生物衝突的主要反應是作噁作噁是大腦在告訴身體:「快點離開這裡!」如果要解決這個相互衝突的不確定情形,你可以躺下閉上眼睛(不再有矛盾資訊在腦中打架),也可以走上甲板,眺望海平面,使眼睛與內耳帶來的感官輸入,變成相輔相成的確定資訊。」

「暈船嚴格來講不是一種情緒,但了解這就是情緒一般的作用方式很有用。首先,碰上不開心的大小事時,你就可以做一件實際的事……問問自己,哪一條假設出錯了。在工作上或在私人生活中,做這樣的事後檢討很有用,可以讓自己找出先前沒看見的引導自身行為的假設。一旦看見那個假設,就有可能做選擇。

「也就是說,如果要真正找出自己的假設,替換或拓展成新假設,你必須不斷踏進帶來情緒挑戰的情境,主動體驗不同!這裡所說的「情緒挑戰」,指的是某個體驗或環境不符合我們的假設(預期),但這種情緒挑戰其實是好事,因為主動尋找對照,是帶來改變(以及讓大腦動起來)的引擎。

✍跨越「舒適圈」的原理

異國生活體驗或是自助旅行對創意有幫助

多元體驗因此是一股改造大腦的力量,新的人、新環境,除了可以讓我們發現自己原先的假設,還能帶來新假設,拓展我們的可能性空間,而旅行是特別實用的方法,可以使我們體驗對照差異。」

這邊講的旅行應該是指「自助旅行」,跟團雖然也可以接觸到異國風情,但是卻去除掉了許多過程 – 迷路後要如何解決問題也是一種體驗

「賈林斯基、威廉.邁達克斯(William Maddux)、亞由.亞當二〇一〇年發表的論文發現,「在國外生活」與「創意智商(creative intelligence)增加」,兩者之間有強烈的關聯。」

✍找到了一個讓自己非去體驗國外生活不可的強烈動機,可惜目前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不知道那時候才會逐漸平息 🙁

受試者被促發自己在國外多元文化體驗之後,遠遠更有創意。換句話說,當他們用上自己在其他國家獲得的感知史,他們的可能性空間出現更高階的維度(也就是變得更為複雜,後文會再進一步探討這個主題)。在國外生活過,已經使他們發現構成自己「過去的感知」的許多假設,也因此他們比較不會抓著從前的偏見不放。此外,他們因此比較看得出哪些假設已經過時。」

「不過,一旦看得見自己的偏見後,人們會怎麼做,依舊要看這個人願不願意改變先前的做法,以及最重要的是,還得看他們身處的生態(恰巧處於那裡/自己創造出來的生態)。」

國外經驗的反例 – 更極端版的自己

「我發現住國外通常會帶來兩種常見的反應。一種反應是變成更極端版的自己(變成典型「僑民」,抗拒外國文化的「異端做法」)。一個人原先的假設變得更穩固,因為它們與另一個文化的不同假設形成對比。」

「大量的心理證據顯示,人們處於不確定的新環境時,通常會變成極端版的自己。相當諷刺的是(大腦充滿各種諷刺的事),如果不斷以合乎邏輯的理由向人們指出,他們的假設有誤,他們反而會更緊抓著自己的假設不放,那個假設很快就不再是知識,比較像信念」

✍當時在看這一章節沒多久後在 Apple TV 租了一部去年的電影 – 愛迪生與特斯拉的電流大戰,愛迪生是眾所皆知的偉大發明家,但是他在電流規格是強烈主張直流電,因為他認為交流電的高電壓對人體太危險了,但是直流電的缺點是無法傳太遠,愛迪生為了證明他是對的還用了各種方式去諷刺交流電,包括使用交流電去電死一匹馬

愛迪生在直流電與交流電大戰中等於變成了更「極端的自己」,不惜一切代價要證明自己的理論是對的

大都會的創新少不了多元化主義

「事實上,任何大都會要是想鼓勵創新,絕對少不了多元文化主義(不只是人口組成多元很重要,居民多元的創新生態也很重要……後文會再談這件事)。研究顯示,接觸多元的生活方式,除了可以促進同理心,還能爆發創意。」

✍公司團隊由不同背景的人組成,也比較容易激盪出不一樣的創意,美國創新科技領先全球,也是因為美國本身就是一個不同民族的大熔爐

「賈林斯基等人做的另一項研究是〈異國風時尚〉(Fashion with a Foreign Flair),這次的研究發現獲得更多迴響。他們離開實驗室,探討「創意」與「在專業時尚界成功」的關聯,研究全球知名的時裝設計公司二十一季(十一年)的作品,最後發現「創意總監的國外專業經驗,可以預測他們的作品具備創意的程度」。沒錯,如果公司領導人不只住過國外,還在外國工作過,他們比較有創意,而且會連帶影響整間公司的文化。」

✍這邊的研究是針對時尚業,在科技業不一定如此,科技業要成功的變數太多了

「公司領導人會把自己對於領導的假設帶進公司。讓工作環境裡至少有幾個待過國外的人,可以讓整間公司更強。」

✍現在矽谷幾家大型公司的 CEO 都是印度人 ( Google、Microsoft 、Adobe ) ,這部份倒是值得研究 – 為什麼矽谷都是印度人當老闆?交大前校長:關鍵在「問問題」

「個性與社會心理學期刊》(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二〇一三年刊出的長期性研究指出,我們「踏上旅程」時,通常會變得更好相處、打開心胸、比較不神經質。願意敞開胸懷,自然更可能看出影響著自身看法的假設,所以說……
  當個外國人吧。當陌生地方的陌生人會帶來新腦袋,更能看出需要質疑的假設,主動問問題。」

壓力大會影響創意

「賈林斯基的時尚研究發現,如果太常跨國移動,或是待在和自己的文化相差太多的環境之中,創意反而可能出不來。背後的原因大概是挑戰性大的情境,造成大腦釋放壓力荷爾蒙,壓過與創意有關、自由流動的感知電模式,大腦改採隨時準備好「戰或逃」的反應模式。」

「戴蒙德的老鼠實驗。把老鼠養在豐富程度不同的環境時,環境愈豐富,老鼠的大腦出現更多連結。然而,環境變得過度豐富時,老鼠大腦的複雜程度反而下降。當然,怎樣算「太多」,每個人不同。重點是在國外生活與工作好處多多,但文化上、語言上、經濟上,不能是完全從零開始,否則反而會有反效果。」

如果沒有機會體驗國外生活要如何更有創意?

「如果想要找出假設,開啓新的「未來的過去」的可能性,不一定需要跑到世界的另一頭。如果你願意問為什麼,就算是待在自己的國家,依舊有可能帶來新的大腦和感知,例如跑到旁邊的州、鄰近的城市,甚至只是跑到同一個城市的另一區也可以。」

關鍵是讓自己接受對照組的情境與生態的挑戰──以及對照帶來的情緒反應──迫使自己進入不熟悉的試誤情境,將結果記錄在個人的反應神經史中。你也可以在自己的腦中旅行。」

✍可以嘗試用不同的交通方式在國內旅行

旅遊文章為何會受歡迎?

「先前的章節提過,大腦編碼「想像的經歷」的方式,幾乎和「實際碰上的經歷」是一樣的,也因此專心想像可以代替旅遊,這點或許解釋了為什麼「旅遊寫作」這個文類如此受歡迎(其實所有的閱讀也是一樣的道理,書本可以帶我們進入不熟悉的世界)。」

✍看電影/戲劇也有同樣的效果,所以我現在看 Netflix 不再感到罪惡感,只要自己控制好觀看的時間就可以了

「旅遊作家代替我們出門,當我們的替身,他們發掘自身假設的過程,變成我們自己走過的路。」

「索魯是資深探險家,曾搭乘「西伯利亞鐵路」(Trans-Siberian Railway),還曾穿越阿富汗,在內戰期間造訪阿爾巴尼亞。他除了以幽默的抱怨口吻講述自己的旅遊經驗,也以感人筆調寫出我們旅行的原因:「我感到渴望旅遊是一種人性:你希望不斷前進,滿足好奇心,放下恐懼,改變生活的狀態,當個沒人認識的人,交朋友,體驗異國風景,冒險走向未知。」索魯還寫道:「灰頭土臉的旅遊會帶來最大的收穫。

讀萬卷書更要行萬里路

「閱讀雖然具備強大的力量,身體力行實際參與這個世界,的確最能使我們找出自己原先的假設,得出不一樣的新假設……方法是走出去此時大腦能以最有效、最持久的方式得出意義,並重新賦予過去的意義新的意義。這是現實人生中的試誤。我們除了以這樣的方式發現自己的偏見,實際上還得出新偏見。」

左右顛倒的腳踏車 – 使用外部裝置顛覆大腦的假設

✍書中介紹了 Destin Sandlin 這位 YouTuber ,他的影片我在三年前有看過,原來他是一名飛彈工程師,做過許多有趣的實驗,書中特別提出了這個左右顛倒的腳踏車實驗

「表面上的理由是他在 YouTube 上,製作了極受歡迎的科學節目《每天更聰明》(Smarter Every Day),目前已有一百多集。然而,真正的深層理由,其實是桑德林先天與後天都想追求極度多元的人生體驗,他用這種方法來問問題(即便他太過謙虛,不會這樣講)。」

「一切的一切,其實只是在用精心呈現的方式,說出桑德林真正在做的事:把新體驗加進自己的感知過往。桑德林的感知過往,不斷透露出他對於周遭世界的假設。桑德林看見的人生版本,不傾向一般人的平均體驗,而是傾向他個人(經過深思、也引發思考)的奇思妙想。桑德林透過拍影片問問題,改變了自己的大腦在未來的可能性。」

「在〈左右顛倒的腦反應腳踏車〉(The Backwards Brain Cycle)這一集的影片中,在桑德林工作的公司,有一位焊接工設計出一台特殊腳踏車,手把往左轉的時候,車子會往右轉。手把往右轉,車子會往左。桑德林立刻發現自己的第一個假設:他還以為這輛車沒什麼大不了,小事一樁,他一定會騎。」

✍接下來我建議可以實踐看影片,看看桑德林的實驗如何顛覆他的架設

「桑德林分享自己如何以親身實踐的方式問問題,找出假設,還邀請其他人一起參與,因而改變了參與者的大腦與感知。桑德林給了他們潛在的新反射性反應。」

「桑德林的反向大腦腳踏車實驗,挑戰了他腦中一個看不到的偏見。桑德林從小到大騎一般腳踏車的訓練,提供了神經肌肉細胞一條「物理定律」:把手往左,會帶我到左邊。把手往右,會帶我到右邊。此一假設根深蒂固──可說是一種吸子狀態,一股令人感到勢不可擋的大浪──也因此他的意識知覺(conscious awareness)花了非常長的時間,才有辦法跳脫那個假設。

✍我當時在看這個影片只覺得很有趣,但是看了這本書之後才知道原來這個實驗背後的深層意義

那是一種「身體假設」,但全都源自他的神經電網絡,因為並沒有一條宇宙法則規定,腳踏車一定要如何操控(不論某個操控方式多符合直覺)。桑德林發現了過往經驗帶給自己的反射弧,以及這個反射弧帶來的行為限制。

桑德林要不是因為強迫自己「身體力行」,看見影響著自身感知的無形力量,大概永遠沒辦法訓練自己的大腦從 A 到 B……也就是有辦法順利運用「雙重」感知。桑德林因此有辦法挑戰假設……也就是我們在前一章檢視好點子是如何被「製造」出來時學到的事……接著靠著實際體驗與試誤自然會帶來的回饋,活出新假設。桑德林帶給自己的新奇體驗,替自己與自己的大腦,開啓了令人振奮的新可能性(與必要連結)。任何願意冒摔車危險一試的人,同樣也能出現新的可能性。」

✍這個實驗也告訴了我們一件事 – 創新需要有願意冒險的精神

「桑德林找出原先的假設,得出新假設,拓展自己的可能性空間。他能做到這件事的關鍵是他的特殊腳踏車。新鮮科技常常是開啓腦筋急轉彎的關鍵。這裡所說的「科技」,不是最新的 APP或裝置(但也不排除這樣的可能性)。多數科技做的事,其實是讓我們原本就能做的事,變得更容易做,以更快的速度完成,或是更具效率。」

✍我還蠻喜歡嘗試新科技用品,但是唯一沒嘗試過的就是虛擬實境眼鏡,因為我擔心虛擬實境眼鏡的強光會對眼睛帶來傷害 ,不過看了這段後,我還是要找個時間去試看看,VR 對於人的感知應該也會有不一樣的改變。看了這段後也讓 3C 宅男更有理由去嘗試新鮮的科技用品 🙂 ,下次家人反對你去用新鮮科技用品,記得跟他們講桑德林的故事

「我認為最好的科技,可以讓我們意識到先前沒注意到的假設,改變假設拓展假設,最後改變我們個人與集體的可能性空間。最好的創新,因此一般會讓我們看見新現實,例如顯微鏡、望遠鏡、磁振造影(MRI)、船帆、定理、點子、問題。最好的科技讓「看不見」變成「看得見」。」

「那樣的科技帶來新的理解,改變我們對於世界與自己的看法。那樣的科技除了挑戰我們信以為真的假設,也讓我們有機會得出更龐大、更複雜的新假設,使我們從宇宙的中心,走向旁觀者的觀點。旁觀者的觀點更有趣、更引人注目。」

從 A 點走到 B 點

「本章所談的感知重點是如果各位想從人生的 A 點走向 B 點,不論你是處於個人生活的過渡期,也或者是職業生涯的過渡期,第一個挑戰就是接受你所做的每一件事,全是基於你的假設的反射動作,也因此我們需要謙遜。」

「不過,雖然不認清這個事實,就不可能改變,但光是知道這件事還不夠。我們一旦接受自己所見、所做的一切,全部源自我們的假設,我們通常依舊看不見自己那麼做的原因。腦筋急轉彎的第二個挑戰,因此是找出自己的假設。」

跟我們不一樣的人,通常能讓我們看見自己的假設,也因此團體的多元性帶有力量。」

✍我從小的閱讀偏好一個類別是 – 傳記,從傳記中可以發現那些在檯面上的人物的思考方式,也就是這本書在強調的「假設」跟我們有多大的不同

「下一步是主動參與充滿對照的世界,讓自己的假設複雜起來,重新定義常態。桑德林做的就是這件事,戴上 feelSpace 磁力腰帶後定位能力增強的人士,做的也是這件事。」

換個方式看世界的另一個關鍵,不是以舒舒服服的方式四處遊歷。不論是真的走出去,或是在心中想像旅遊,我們需要讓自己灰頭土臉,迷一下路,全心投入自己碰上的體驗。這聽起來像是老生常談,但的確是真的……需要大聲再講一遍,因為大部分的西方世界正在以飛快的速度,奔向健康與安全。(我們快速衝向掃除短期風險的目標,以至於在我們的社會,站著不動變成相當危險的一件事!別當人生的觀光客,不要不管走到哪,都隨身攜帶自己的假設。

「抵達你要去的地方後,去買菜,用當地語言問路,搭乘不熟悉的運輸系統,試著記住回旅館要怎麼走,不要一直查 Google 地圖。」

✍我永遠記得第一次開車上路時在板橋迷路後又找到回公司的路徑經驗,當時可沒有 Google 地圖,沒有 GPS ,我身上也沒有紙本地圖。我當時在車上很焦慮,但是看到一輛公車上面寫著「板橋 – 新店」從我的眼前開了過去,這讓我靈光一閃,我何不跟著公車的後面走就可以找到回公司的路。

「過程之中,聆聽自己的情緒,找出自己是否已經旅行到夠遠的地方。唯有這樣你才會知道,幫你把一切安排妥當的豪華假期,讓你少經歷了哪些外地人會碰上的麻煩。此時你靠著假設自己對事情的「了解」可能有誤,找出心中看不見的假設。

「各位要一邊參與真實世界,一邊運用幻想能力,找出更通用的新假設。在這樣的過程中,你更可能打敗過往經驗帶來的峰值偏見,進而改變自己未來可能出現的反射性反應。你得出更理想的新假設,「旅行」至新感知。簡言之,不要只是一直變……要拓展!」

答案

這是這一章節一開始作者提出的「鄧克的蠟燭問題」解答,你想到了嗎?

感想

我們的不幸福感來自預期的事情沒有如願發生,我們的大腦習慣追求穩定,習慣看到如預期發生的事情,例如我們會習慣去一家餐館吃東西,至少吃到不喜歡的食物風險很低,因此我們也喜歡追求穩定的生活。但矛盾的是追求穩定的生活本身卻也帶來了失去體驗陌生事物的經驗,少掉了這些經驗也讓我們的大腦的連結變少了,也無法讓自己的大腦變得更有創造力,這是追求穩定的風險,這大概是我讀完這個章節感受到最大的矛盾- 追求幸福感也是一種風險。

但是這篇給我最大的啟發是那些看起來沒有什麼用處的活動,重新賦予了新的意義後,背後都有實用的地方。

很久以前我認識一位美國老師,她告訴我如果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要做什麼? 最好的方式就是去旅行。我在工作遇到瓶頸的時候也嘗試過去旅行,而我一直以為旅行是一種讓自己放鬆的方式,透過放鬆讓自己變得比較有創造力,但是我從旅行回來之後並沒有變得比較有「創意」,充其量是讓自己放了幾天的假期,看完了這個章節後,我才意識到原來要讓自己有創造力的旅遊方式是要讓自己「灰頭土臉」的去探索,別人幫我安排好的旅行,對於創造力並沒有什麼幫助 XD。

人就是很習慣於做任何事都希望馬上收到回報,所以一次兩次沒有感受到其好處就不會再想去做,但是懂了大腦預設「假設」的原理,讓我知道要改變這種預設的架設,並不是那麼簡單,我們必須不斷地去參與,讓自己的大腦既有的假設接受挑戰,才能改變「未來的過去」(也就是當下) ,未來才能用新的角度去看這個世界。

對於凡是講求效率的我更容易踩到的陷阱就是輕忽休閒的安排。除了旅行,看小說、戲劇、電影這些休閒活動都有辦法去增加我們的體驗,改變我們的假設,讓自己用不一樣的角度來看事情,所以我發現原來 Netflix 可以設定不自動播放影片後,我又開始重新看戲劇 :)

這本書的筆記與心得分享快接近尾聲了,這本書看的慢沒有關係,如果你可以接受這本書的觀點,你在看任何事物時會更容易看到背後的意義,至少我知道為何我長期在追蹤的認知心理學專家蔡志浩他沒事就喜歡自拍、在城市閒逛、看電影、寫他的觀察心得,如果你看懂了這本書,你就可以知道他在做的這些事情背後都有一層意義在 – 「探索與挑戰自己的假設」,別人看他像是在玩樂,但你今天懂了感知的原理,你就會知道他其實在做「洞察世界與人心」的刻意練習。看了這個章節我也才知道為何那位桑德林要做那麼奇怪的腳踏車來自我虐待,為何愛迪生這位發明大王在直流與交流電規格大戰變得那麼極端。

如果你也發現以前看起來很平常無趣的事情現在看起來有不一樣的觀點,歡迎到論壇上與大家分享

延伸閱讀

One thought on “站長成長週報 018 -懂了大腦的感知原理,你也可以有賈伯斯的「現實扭轉力場」能力 8/10

Comments are closed.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