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站長成長週報 037 – 如何做出好的決策 02

這是 Soft & Share 對訂閱會員所推出的服務,站長 MaoYang 透過站長週報分享一週來的學習心得 ( 每週日晚上發表 ),先前發表的站長成長週報請參考這裡

這週我們繼續閱讀一本書 – 零偏見決斷法,如果你沒有閱讀過這本書也可以跟著我的腳步一起來閱讀這本書

目前我的閱讀進度是第二章 – 避免陷入偏狹的框架

本週時事感想

這週起台灣開始可以使用三倍券了,你是去領紙本券還是跟信用卡綁定,或是使用 Line Pay Money 綁定呢?

我一直在資訊業,直覺就是使用 Line Pay Money 綁定,而且 Line Pay Money 綁定在早鳥消費滿 3000 元還會回饋 Line Point 400 點,所以在第一時間就選定了 Line Pay Money 綁定。

但是真正去使用 Line Pay Money 時才發現第三方支付綁三倍券還真難用 ,原因如下

  1. Line Pay Money 要先自己去儲值 3000 元
  2. 不是每個實體商場都支援 Line Pay Money

我一直以為 Line Pay Money 等於 Line Pay 綁定信用卡 ,經過這次經驗才了解原來這是兩個金流系統。我之前其實只用 Line Pay 綁定信用卡功能。

我在第一天興沖沖地去買我想要的東西,結果發現沒扣到三倍券的優惠,我才認真去研究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最後還是很不爭氣地將 Line Pay Money 綁定給取消去領了紙本券 XD

還好這一切都可以重新再來,我只是付出了時間的代價 – 要再回去百貨公司將我買的東西退刷,然後再使用三倍券重新購買一次。

心得 – 直覺真的不太可靠 。

筆記

我發現這本書很貼心,每一個章節都會幫你整理摘要,所以我就使用每個章節的摘要並補充我想到的東西。

1 青少年經常陷入「偏狹的框架」裡,他們的決策幾近盲目

「決定的表述」與「要不要」這兩種決策樣態,大約含括了青少年決策的六五。」

例如「我到底要不要去參加派對呢?」

派對是他們心智聚光燈照得到的地方,也就只能看著這件事思考,根本不會去想其他選項。如果是個比較開竅的小孩,或許會讓他的聚光燈動一動:「該整晚都待在派對裡?或是跟幾個朋友去看場電影?或是先去打場籃球,再到派對裡去打個招呼,坐個幾分鐘」

我以前的困擾反而是我的成績不好,是否以後就是要去工廠當黑手呢?因為我對未來的認知有限,所以無法去想像未來的多種樣貌,就很容易陷入這種「偏狹的框架」

這邊也可以再複習一下慣性思考大改造這本書講的人的感知原理 ,其實這與青少年的經驗與體驗有關。哈佛幸福課的第一章第二小節 – 你的未來是什麼樣子?裡面有提到當我們問小孩子未來想做什麼?小孩子給出的答案往往成真的機率很小

所以青少年陷入「偏狹的框架」算是很正常的行為,這也表示青少年需要成年人的引導來做出更好的選擇。

網路上經常看到有一個梗 – 「小孩子才做選擇,大人是全部都要」,我覺得應該是「小孩子不知道有其他選擇,成熟的大人知道如何分析讓自己有更多的選擇」

2 令人遺憾的是,多數組織做決策的方式跟青少年差不多。

「貴格在購併思樂寶的案子上,三年損失了十五億美元。」

「納特教授的研究顯示:只有二九的組織在決策時有超過一個以上的選項(青少年的決策則有三○)。」

為何會有這樣誇張的決策?書中有提到

「一九八三年,貴格公司(Quaker)執行長威廉・史密斯伯格(William Smithburg)大膽地決定,以二億二千萬美元買下開特力(Gatorade)的母公司。」

「在貴格公司的積極行銷之下,開特力迅速成長。二億二千萬美元買下的公司,後來市值曾高達三十億美元。」

所以貴格的 CEO 因為這次的成功經驗,看到了思樂寶又想要複製另一次的併購開特力成功經驗,而且董事會因為他之前的成功併購經驗也沒有人提出反對意見。這次的併購損失讓威廉・史密斯伯格黯然下台。

如果你有在股票市場上買過股票,而且你還去研究了技術分析/財務報表,你可能會有過類似的經驗,用同樣的方法卻得到不一樣的結果,上個股票投資大賺,下個股票投資卻大跌,把上次賺的錢全部又賠了進去。( 這是我的親身經驗 ==…. )

所以在股票市場有一句話,不是你當下賺多少,而是你離開股票市場時能帶走多少?

人生其實也是個這個決策的縮影,有人在年輕時意氣風發,卻因投資失利到了老年還要勞苦工作 ( 我也遇過真實的案例 ,一位建設公司老闆因為一個建築案失敗,賠光所有身家,還欠了許多債,現在已經 60 幾歲了靠著開一家小吃店在還債) ,這有很一大部分的原因出在做投資決策時沒有想到更多的選項

「貴格公司的這個決策或許是真的荒唐了點,不過,輕率決定的購併案並不少見。KPMG研究了七百個購併案(在引言裡提過的),有八三並沒有為股東帶來更多價值。

「這個研究結果讓企業領導者有個簡單的概算:如果花了幾個禮拜、甚至幾個月評估了購併對象,所有蒐集到的資料都讓你覺得可以出手的時候,請先喊停,六次中有五次會是做了正確的決定。」

如果企業做決策跟青少年做決策差不多,青少年是因為見識太少而不知道有其它選項,那企業呢?企業犯的「偏狹的框架」反而是被過去的經驗給「限制」住了。所以我們常說- 「成功的經驗」很難複製。每一次的決策不能靠過去的成功經驗就輕率地決定,還是要靠決策程序( 書中提到的 WRAP ) 。

  • W擴增更多選項。
  • R真實驗證假設。
  • A抽離自我情緒。
  • P準備迎接錯誤。

3 我們可以有的選項其實比想像中多很多

「大學選填志願諮商專家普萊斯女士協助高中生探索全方位的選項。」

普萊斯女士在幫自己的小孩收集美國大學資訊時發現了要選擇讀那一所大學的科系是一個困難的選擇,於是她以自己的經驗出來創業,成為一個幫助高中生選擇大學科系的顧問公司 。

「排名頂尖的大學肯定是好學校,然而,知道排名標準的人恐怕不多。《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 World Report)所做的大學排名,是根據教職員薪水狀況、校友捐款的比率等統計數字做出來的,這跟學生在學校能夠體驗到什麼根本毫不相干。

「普萊斯女士認為,準備上大學的高中生該問的問題並不是:「願意接受我的排名最前面的學校是哪一家?」而是要問:「我這輩子到底要幹嘛?有哪些最好的選項可以讓我達成目的?」這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問句,當家人懂得思考後面這個問句的時候,往往會發現,其實有比想像中更多更好的選項在等著。」

我真希望在高中時也能遇到這樣的 mentor ,而不是自己一路 try & error。

4 為什麼會卡在「偏狹的框架」裡呢?專注現有的選項,也意味著其他選項藏在聚光燈照不到的地方

「費德理克在兩組音響的選擇上卡住了,他未能考慮到其他選項。」

「他有兩種選擇:一千美元的先鋒牌(Pioneer)和七百美元的索尼(Sony)。要選哪一家的產品,令他猶豫不決了好一陣子。」

「後來,有個店員走到他身旁問道:「先生,要不要這樣想:是想要先鋒牌這套音響?還是索尼的音響組合再加上價值三百美元的音樂CD?」這個問題瞬間打通了費德理克卡住許久的腦袋。」

「機會成本」是經濟學上的名詞,意思是,我們為了某個選擇必須放棄的東西。」( 中國用語是用沈沒成本)

「音響店店員提出的問題,是思考機會成本時最經典的問句。」

這樣的狀況,請問你會如何處置?請在以下選項中擇一。

⒜ 買DVD。
⒝ 不買。

「結果是,有七五%的受訪者會買,只有二五%選擇不買」

「之後,研究團隊找了另外一組人,問同樣的問題,但做了點小小的修改(問題後面用黑體字印刷的部分)。
⒜ 買下DVD
⒝ 不買。留下十四・九九美元,買別的東西。

「問卷加上這個簡單而且有點蠢的提示之後,有四五%的人決定不買了。」

「貴格當初的問題如果是這麼問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有助於扭轉它的決定:
  ⒜ 買下思樂寶。
  ⒝ 不買。留下十八億美元,買其他公司。」

「這個研究為我們帶來非常好的訊息。也就是說,即便是一個不起眼的選項提示──如果願意的話,你可以用這筆錢買別的東西──就足以改善我們的購物決策。

「在分析選項的時候,專注力是有用的。但在觀察事物的時候,卻是可怕的。就拿我們的視覺能力來說吧,當焦點放在某件東西的當下,我們是看不見周邊的景物的。

5 如何跳出「偏狹的框架」?考慮機會成本。

「留下十四・九九美元買別的東西。」

「如果每次做決定的時候,可以先問個簡單的問題:「在做這個選擇的時候,我們究竟放棄了哪些東西?用同樣的時間,同樣的錢,可以做些別的什麼事?」

6 或是做一次「選項消失測試」:如果現下的選項消失,你會怎麼辦?

「如果你不能選擇目前考慮中的任何一個選項時,你還可以怎麼做?」

當人們想像被逼得沒有其他選擇時,會強迫自己把心智聚光燈移動到其他地方,這會是真正確實的移動,並且通常是長久以來的第一次(如果人們只是被要求想出另外的選項時,通常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把聚光燈移個幾吋,然後提出跟原來差不多的選項)。」

7 旁觀者比較容易覺察到「偏狹的框架」。作為決策的諮商者,好好注意這個現象。聽到「要不要」類型的決策時,警鈴要記」

「當人們陷入「偏狹的框架」裡的時候,是很難自我覺察的」

所以大家閱讀過這本書後,都可以幫助身邊的朋友,當一位決策的諮商者。

心得與感想

上週我在 slack 有分享一個知名的 YouTuber 艾爾文分享他放棄百萬年薪的工作,他影片中有提到當年他在科學園區上班時健康出了狀況,於是在思考是否要放棄這份工作,他有特別提到,他在那份工作的表現非常好

換作是你,你目前已經知道當你陷入「要不要」時,其實也陷入了「偏狹的框架」,那你要如何選擇才是有利的選擇?

我建議不要去看艾爾文目前的成就,然後就認為當年他做的決定是對的,這會讓你又陷入另一個思考的謬誤 – 「幸存者偏差」

可以把這個問題當作是你自己的練習,這沒有標準答案,別忘了之前我分享華頓商學院最受歡迎的談判課程,懂得跳出「偏狹的框架」和「爭取更多」的談判技巧,會讓你更不會做出後悔的決定。人生不要太依賴「運氣」,懂得一些技巧,也可以讓人生的旅程走得更順暢一些。

同樣的,我在網路上看到不少人的問題,我是否該離職去創業?我是否該離職去當 YouTuber ? 我想你現在應該有能力去思考這些問題,找到更好的選擇!

Comments are closed.

Powered by WordPress.com.

Up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